BMW上海设计工作室总监萧铭楷,从台湾到全球、从设计师到总监

  • 2020-06-06
BMW上海设计工作室总监萧铭楷,从台湾到全球、从设计师到总监

採访内容包含:

关于萧铭楷
BMW上海设计工作室总监萧铭楷,从台湾到全球、从设计师到总监

BMW Designworks 上海设计工作室 创意设计中心总监。

华硕任职期间,拿下华人设计师的第一座德国 iF 金奖,对于设计部门在企业内部的地位提升起了极大的影响力。

之后陆续带领 ASUS 以及 PEGA D&E 团队每年获得德国 iF 和 Reddot 红点以及日本 Gmark 等等奖项,也让华硕品牌开始以设计品味闻名于消费者。

得奖,更大的意义在降低内部沟通成本

提到萧铭楷,大多数媒体报导都把焦点放在「得奖」。其中最耀眼的莫过 2005 年任职华硕期间,拿下华人设计师的第一座德国 iF 金奖。那年 iF 正好 50 週年,华硕、苹果、爱普生同时上台,更显意义非凡。

Kyle 说,本来就喜欢尝试不一样的材质。得奖的 W1 是全世界第一台用了碳纤维的笔电,不仅触感好、重量比同级产品轻 15%,更可贵的是,还考虑到保固强度,间接降低公司后续维修成本。这款之后,又将皮革、竹子用在笔电上,同样量产化,业务单位认为有卖点,还蛮喜欢卖的。

本以为话题会继续谈创作理念,或者修改过程里的艰辛故事。没有,差不多就这样,话锋一转,讲「沟通」。得奖以后,对外,公司有好的宣传;对内,上层更愿意倾听设计的意见,包括横向的业务、行销、製造部门也比较容易形成共识,无形中降低了内部沟通成本。

夸张一点形容,本想要访发明家爱迪生,哪知实际上是奇异总裁来着。

BMW上海设计工作室总监萧铭楷,从台湾到全球、从设计师到总监
荣获德国 iF 金奖的 ASUS W1
设计出身,能管工厂人资的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EMBA

论背景,Kyle 是不折不扣的设计人,成大工业设计系毕业,到纽约普瑞特艺术学院,中间去了丹麦念家具设计,后被普瑞特的教授劝说,又回纽约念完。学业一路都与设计有关,研究所毕业后留在美国,为儿童博物馆做展示设计。 2001 年碰上 911 事件,他苦笑工作还在但公司不在了,于是回到台湾。

2002 年华硕找人,他应徵进去,成为全集团第 8 位设计师,和后来数百人大编制不可同日而语。2005 年得 iF 奖以后,受命开办创意中心,隔年就到上海成立分部。Kyle 提到,2006 年一边要开展中国事业,一边要做 LBS和车用资讯娱乐系统两个大题目,角色从设计者开始转为管理者。

2008 年,华硕、和硕分家,他选择留在上海,随童子贤创立 PEGA D&E,与和硕形成 Design – Manufacture – Service 的一条龙体系。这条龙的龙头,在设计部分同时拉开两条线,一条对内部服务,如同华硕、明碁、宏碁的设计部门,做深;另一条对外接案,做设计服务,在拓展经验时,也有机会为製造端找新客户,做广。有时,碰到资金不够但具潜力的新创公司,则採取「设计换股」方式成为股东。整体来看,与其说设计,不如说更接近 NPI。

逐渐由劳方往资方移动的路上,2010 年,被公司派去念中欧国际工商学院 EMBA,每个月回台北一週,顺带照看台北设计中心。当时台北、上海、北京共有 100 多个设计师,服务内、外客户,九阳就是其中之一。

2012 年,中欧一毕业,随即调任昌硕科技总经理特助,又是多线发展:

  1. 负责对接苹果,做手机代工。
  2. 由于苹果非常注重劳资关係,因此也要管工厂的人资部门。
  3. 继续带 PEGA,对内、对外接案。

2015 年,几乎搭直升机般的职场发展,因为一场滑雪意外暂停。休养期间,BMW 找上门。因为喜欢车,也因为在 IT 大厂待了 10 多年,想换个环境,就顺势转换跑道。

製造思维 vs. 设计思维:假如大家不开车了,干嘛还要甩尾呢?

他举汽车的例子,汽车设计一个週期要 7 年,与手机大不同,我们现在看的车子,是 7 年前研发设计的;同样地,现在要设计什幺,得往后面 7 年去想。时代变化很快,汽车大厂很难想像忽然有一天要担心做手机的、做电视的变成竞争对手。

共享经济时代, Uber 也可以来製造汽车,不用很好的引擎和底盘,只要坐起来舒服就好,当大家都不开车的时候,干嘛要甩尾呢?这就是製造思维和设计思维的差别,规格漂亮不等于就是消费者要的。就像几年前,台湾的手机代工厂觉得小米规格不怎幺样,可是它却满足了某一大群人的需要,就能吃下一块市场。

要更谦卑地知道客人要什幺?

话说满足需求,做研究调查、发问卷就会知道吗?他分享设计九阳豆浆机 D08 系列的案例,很值得借镜。

九阳在 1994 年就做出豆浆机上市,2010 年找上 PEGA 的时候,已经有 16 年销售经验,而 Kyle 也在中国待了第 6 个年头,不过在打造新设计之前,双方还是归零重来。

调查问受访者,认为豆浆机材质是金属好还是塑胶好,90% 都回答金属,比较没有加热溶出塑化剂的问题,而且好清洗,比较卫生。设计师收到,着手进行测试设计,却没被市场买单,主因竟也是金属,受访者说「冷冰冰的,没有亲和力」。这……怎幺改?

后来他们深入上海大妈家里,弄清楚厨房是什幺样子、豆浆机跟旁边厨具餐具的关係、早上起来做豆浆的心情是怎幺样的?后来才抓到感觉。结论是用塑料包覆金属,外印素雅花色,既有亲切感,又兼顾健康和卫生,上市大卖七、八百万台,这款 D-08 从此成为九阳豆浆机设计的分水岭之作,上过中央电视台报导,被暱称「D-08 CCTV」,连目前官方简介影片用的代表机型,也是这款。

BMW上海设计工作室总监萧铭楷,从台湾到全球、从设计师到总监
九阳豆浆机 D-08

Kyle 指出,如果不是接外案,一般公司内部设计者很难有机会碰上。所谓消费者需求,必须「沉浸」在里面去找出来,不是用问的,而这也是做品牌该走的路,靠好的产品、独特的体验,像苹果一样,赢得忠实的粉丝。

给台湾对于创新的建议:人、组织、胆识

在台湾拿下国际奖,在中国帮客户创下销售纪录,现又在全球品牌工作,我们问他怎幺看台湾创新困局,是人不够还钱不够,怎幺解?

对比中国「90 后」年轻人频频出来创业抢机会,台湾人个性温和,在这方面比较被动一点,包括企业也是,在做变革决策的时候,时常过度眷恋曾经的成功模式,对未来裹足不前。他建议具体的作法概分两种:

无论哪一种,都有优缺点,也都要盘点人才、钱财,重要的是:做决策。

他说:「『密室专案』通常没有好下场,是因为组织没有跟上来。资源没这幺多的公司,要挑对人,人资要进来。」还说:「做的事没有考绩,10 个有 9 个做做样子而已。」

他讲得字字见血,拳拳到肉,俨然比许多 CEO 更 CEO!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文章

资讯

推荐阅读

本周热文